春水之殇_第56章 鲁全义助少侠士 大郎拳打祝家汉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56章 鲁全义助少侠士 大郎拳打祝家汉 (第1/3页)

  汉子大笑一声,摇着船,又钻进芦苇荡去了,左房龙吐完了水,全身湿漉漉一般,对汉子说道:“房龙谢兄弟搭救!”

  那汉子把草帽摘下,笑了笑说道:“房龙兄弟,不休慌,待俺将那厮追的船家一个个打下船去!”

  原来是鲁大郎兄弟,房龙抱拳问道:“大郎兄弟为何在此?”

  鲁大郎说道:“说来话长,日后饮酒再说。”

  只见三郎攀着一只小船,招引三四条船夫驾驶,一齐追房龙。

  眼看追得要紧了,鲁大郎丛船舱掏出一根竹竿,看官都有些疑惑,为什么有些船夫用桨,有些用长竹竿?有些两者都用?只因水流不同,像是在芦苇荡里面,水草茅葛横生,用桨吃水不深,固然划不动小船,可用竹竿优势便来了,一杆子下去,劈波斩浪稳如平地不说,还能应付深水。

  只见大郎揣这一根顶天竹竿,大骂道:“哪个赶来追?教你一个个下去做水鬼!”

  船家本来就是见风使舵的人,听了这话,又见大郎粗狂,谁敢上前?这下气煞祝三郎,他破口大骂道:“拿住那胖船夫的,都赏百钱!”

  有了钱,自然好说,艄公们刚刚停下,巴不得立马撑动船只,把鲁大郎抓住。

  鲁大郎见了几条小船靠拢过来,神色自若,掼的握紧了竹竿,一拍一个准,都往船家小腿上打,这船家哪里招架得住,都把船停稳了,冲船舱里掏出数把鱼叉来刺他,大郎一竹竿早已打飞几个船夫,把他们全抡到水去了,「噼里啪啦」又一下,一竿把祝三郎拍下船去,几个人像鸭子一样在水底挣扎,他则拨动了快船,找了条隐在芦苇荡里的小路,撑着船跑了。

  祝三郎被一大群会游泳的船家救起,三郎不会游水,在河底淹得七零八落,又闷了一肚子水,自然火大,被船夫救起来,不感激船夫不说,还直咧咧骂道:“都是你等没用的饭桶,害这贼走了!”

  船家吃了一顿骂,都不理他,上了其他船,独自摇回岸上去了,留下他一个人在那芦苇荡里,更是光火,三郎心里想着不报此仇,绝非君子,回去之后,他先拉拢庄上一大群仆人,再派几个心腹去芦苇荡里,沿岸打听房龙消息。

  我们先说鲁大郎自救回左房龙,时小千两人后,就把船停在一个小芦苇岸边,左,时两个好汉不至于走不了路,自然跟在鲁大郎后头,只见七转八转,走进一条村子,村口子折角一间二层小楼栏门大开,鲁大郎走了进去,两人也接着走进,看着这院子,虽然不大,可有些清净,倒不失一间好地方,房后是山,长着些苔藓幽花,也养了些鸡鸭,颇有闲情。

  院子中放有一块小桌,立着三张小凳,鲁大郎先挑一张凳子,再请两位坐下,两人各自一边。

  鲁大郎说道:“这家是原先二郎挣钱买下的,虽然荒僻,可也清净,俺可在此练些拳脚功夫,也不怕吵扰街坊。”

  左房龙说道:“这地方确实不错,叫什么地名?”

  鲁大郎说道:“这里是袁家庄,也唤作袁公府,俺这房子便是买他的,二郎时常怨俺,说俺不去帮忙店里的生意,可他哪里知道,俺是个粗俗汉子,都不会经营的手段。”

  然后各自给好汉们倒茶,左房龙端着茶盅说道:“哦,大郎这也无妨,男儿志在四方,又不是一门本领吃到老。”

  鲁大郎笑道:“房龙兄弟,我看你说话最中听!”

  话没说上三句,只听得外头一阵骚动,左房龙惊地说道:“莫非,是那祝三郎寻来了?”

  鲁大郎说道:“房龙兄弟,这究竟是怎的一回事?”

  左房龙将夜路遇贼,接着痛打三郎,又在祝公庄遇裘

  百书楼阅读网址:m.bsl800.cc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